登陆

郭德纲:曩昔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admin 2019-11-11 22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他叫郭德纲,很喜欢相声。但没有师承,相声门里的人都欺负他。

面对主流相声界的围追堵截,郭德纲的成名可以说是死里逃生。

郭德纲从小就不合群。

别的小朋友在那里踢球打架,他躲起来背段子练嗓子。

别的小朋友觉得他没劲,说话说不到一块,都不怎么待见他。

长大后,郭德纲还是不合群。

相声界都在说歌颂的段子,郭德纲却还在说《扒马褂》、《富贵图》这些老掉牙的段子;

大家的相声都是说给文明人听的,郭德纲的相声却带着那么多荤段子。

于是,主流相声演员看到郭德纲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被他的“低俗”传染。

因为不被接受,这个来自天津的小黑胖子在北京的漂泊之旅格外艰难。

1995年,已经有两次失败的北漂经历的郭德纲决定发起第三次冲击,这次他豁出去了。

没钱吃饭,他就自制了一种能顶饿的食谱:买一捆大葱,再买点挂面,把面条煮成一锅糊糊,再往里面放点大酱。想吃饭的时候就热一热,拿葱就着吃。

没钱租房,他就跑到北京最偏僻的地方找最简陋的房子住。

技要卖,脸朝外”郭德纲深谙这个道理,虽然对北京相声大腕们的相声理念不敢苟同,但郭德纲还是一门心思地希望能够跻身其中。

主流相声演员多爽啊,穿着小西装,抹个红嘴巴,演一场一百块,一个月两千块钱。

他四处求人收留,希望找一个师父,名正言顺地在阔气的礼堂说相声。

还去参加主流相声圈主持的相声大赛。

但被他找到的人都推三阻四,像踢皮球一样把郭德纲踢走了。

相声大赛也只拿了三等奖。

郭德纲只好死了去礼堂的心,跑去小茶馆说。

凭借扎实的功底和漂亮的嗓子,郭德纲在小茶馆大受欢迎,座儿都坐满了,外面还挤着人。

当然主要还是票价便宜,才两块钱一张。

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1999年,郭德纲和志同道合的张文顺、李菁一起创办了“中国相声大会”,专注做小剧场相声。

03年,郭德纲三人逐渐在民间攒到了一点人气,准备找个新地方施展拳脚。

他们在三环找了一个茶馆,装修很好,价格也谈拢了,连节目单都制出来了。

但这个消息不知被谁走露出去,曲艺界的大佬从中作梗,直接安排一支近亲队伍去那个茶馆说相声。

理直气不壮的郭德纲只好带着大家去了偏僻的天桥乐茶园。

迁址的同时,“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郭德纲开“云鹤九天,龙腾四海”八科正式收弟子。

听起来还算顺风顺水,但内里的心酸只有郭德纲知道。

德云社快要维持不下去的时候,是妻子王惠变卖轿车和首饰补贴德云社。

郭德纲到处应聘主持人,参加综艺节目赚钱。

当时安徽卫视要招一个综艺主持人,郭德纲跑去应聘。

节目组提出一个条件,如果他能在繁华路段的玻璃橱窗中直播四十八小时,这个职位就给他。

郭德纲答应了。

48小时的时间里,郭德纲在玻璃橱窗里被看热闹的人逗来逗去,一会儿打拳,一会儿织毛衣,吃饭睡觉都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

这种被当成猴耍的感觉让“内向”的郭德纲受不了,他想退出,但想想那四千块钱的工资,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最后郭德纲如愿当上了主持人,但没过多女人心久就被节目组变相辞退。

唯一一个给郭德纲好脸色的大腕儿是马季,他还专门给郭德纲题了“德云社”三个字。

这让某些人不高兴了,马季题字时,有人特地打来电话“嘱咐”马季离郭德纲远点。

成名的每一步路都是死路,但郭德纲用自己的实力硬生生把它变成了活路。

2004年,郭德纲去广州演出时,现场一位观众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他。

这位观众不是别人,正是相声名家侯耀文,他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儿子。

侯耀文对郭德纲的表演大加赞赏,决定收他为徒。

主流相声界的人纷纷进谗言阻拦此事。

侯耀文不以为然,硬气地回道:他会的传统相声,要比我们多得多,我们的相声队伍应该扩大,应该团结,要给孩子一碗饭吃。

就这样,郭德纲终于在相声界有了根,初一十五能到祖师爷面前磕头了。

因为恩师的提携,一些文化圈的人开始关注这个老成的相声演员。

北京文艺台的节目主持人大鹏听了郭德纲的相声后“惊为天人”,之后他经常在节目中播放郭德纲的相声。

知名戏剧制片人袁鸿大费周章地带着编剧史航和十多个媒体人去听郭德纲。

史航心头一惊,觉得这个相声演员“有点意思”。

知名媒体人东东枪录了一期节目《请回答2004:德云社一夜成名》。

三联生活周刊做了一个专访《相声界“草根英雄”——郭德纲》。

自此,郭德纲成了媒体界的宠儿。

借助着刚刚腾飞的中国互联网,郭德纲连同德云社以水漫金山之势走近大众视野,他的相声专场开始一票难求。

相声圈的利益蛋糕开始重新划分,德云社分到了大头,相声同行们只能拿小头。

本就矛盾不段的主流相声圈和德云社之间更是呈现水火不容之势。

当时出现了非常诡异的现场:相声同行们每天都听郭德纲的节目,从中找出一些可能引起麻烦的话题,抄送有关部门,一趟一趟的。

姜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郭德纲道德有问题,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喜欢他。

郭德纲当即在微博上发表了一首诗,“楚河两岸硝烟障,从来暗箭起同行。

在演出《济公传》的时候,郭德纲还把这件事编进段子里。

济公说帮皇帝治病的条件是要跟太后亲近亲近,这时旁边有个太监说,“你道德有问题!”,济公就说,“这是哪个太监说的!

自此姜昆和郭德纲这梁子就算结下了。

姜昆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2006年他联合数十名相声演员展开相声界的大讨论,提出要抵制相声表演中的庸俗、低俗、媚俗的成分,矛头直指郭德纲。

郭德纲没吭声,默默地创作了一个新段子《我要反三俗》,把主流相声圈讽刺得体无完肤。

其中的台词“我走到哪儿贞节牌坊就跟到哪儿”风靡一时。

之后他又写了《我要上春晚》,几乎扒了主流相声界一层皮。

郭德纲知道同行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在郭德纲之前,我们可以很舒服地混到死,但是他出现之后,我们想好死都难。

当了官的姜昆自废武功开始说歌颂类相声;

冯巩只能一遍遍地玩“我想死你们了”的梗;

马三立的儿子少马爷才华无限却誓不踏出津门一步;

放眼相声界,郭德纲已经找不到对手,亦或者全世界都是对手。

当时还没有军军和涛涛绯闻的周立波在节目中说,“一个吃大蒜的怎么可以喝一个喝咖啡的在一起呢?”暗讽相声圈土、俗。

郭德纲在相声《你要高雅》中回应:“喝着咖啡就大蒜,秋水长天一色。让我和人民群众保留一份俗的权利。”

2007年,师父侯耀文突发心脏病去世,由于生前没有立遗嘱,家人在财产分割方面产生分歧。

哥哥侯耀华以代为保管之名私占弟弟侯耀文的遗产。

侯耀文的长女侯瓒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依法分割父亲名下的财产。

这是侯家的家事,相声界成员集体失声。

作为侯耀文的弟子,郭德纲与师叔侯耀华也很亲近,但是这件事郭德纲对事不对人,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支持侯瓒。

侯耀文气急败坏地说要替弟弟清理门户。

早已经树敌无数的郭德纲,不怕再多一个敌人。

2010年,北京电视台记者强行进入郭德纲别墅内拍摄,要采访“侵占公共绿地”一事,被徒弟李鹤彪“殴打”。

北京电视台开始大肆抨击郭德纲,郭德纲也不甘示弱,讽刺记者为“妓者”。这一比喻遭到全国媒体的声讨。

此后郭德纲所有的音像制品被下架,博客里的所有文章都被删除,签约的商演也被取消,德云社也被停业整顿。

这是郭德纲人生路上摔得最大的一个跟头,德云社内部惶惶不安。

这时,郭德纲的大弟子何云伟和他的搭档李菁却突然宣布退出德云社。

郭德纲想到任何一个人会离开,却没想到第一个要离开的是他最喜欢、当成儿子一样对待,将一身本领倾囊相助的第一个徒弟。

他更没想到的是,后郭德纲:曩昔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来何云伟还和姜昆同台参加节目,往主流相声群体靠拢,甚至拜侯耀华为师。

一向强硬的郭德纲在节目中谈到何云伟时,忍不住落泪。

小岳岳说,这是我第三次看到师父哭,第一次是师爷去世,第二次是张师爷,今天是第三次。

2016年,郭德纲在微博上说要清理门户,云字辈的两个徒弟欺师灭祖。

曹云金发文《是时候了,该做个了断了》,洋洋洒洒6千字长文。

列举出了师父郭德纲的“七宗罪”。

第一、骗徒弟学费,敛财;

第二、让曹云金退赛,被央视封杀;

第三、让曹云金拍戏,不给片酬;

第四、骂春晚、骂记者还让团队骂姜昆;

第五、不守承诺,以不让演出作为要挟;

第六、侮辱去世的北京台台长;

第七、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曹云金没法在娱乐圈待;

郭德纲同样回了6000字——《天涯犹在,不诉凉薄》。

结尾写着:

日后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都不管,我管你。

在主流相声演员眼中,郭德纲是三俗的不入流演员。

在最疼爱的徒弟眼中,郭德纲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暴君。

这种事情经历多了,郭德纲对人性彻底失望了。

他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没什么朋友,不爱参加酒会。

所有给他使绊子的人,他睚眦必报。

不管对方是谁,不管这样的报复会招来多大的后果。

2013年,北京 电视台台长因肝癌病逝年仅51岁,郭德纲居然第二天发微博写诗讽刺报应,还置顶。

“一去残冬晓日红, 三杯泪酒奠苍穹。 鸡肠曲曲今何在? 始信人间报应灵。”

可想而知,这样犯大忌的行为会招来多少口诛笔伐。

为了出一郭德纲:曩昔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口气,似乎他什么都不在乎,像个小孩一样由着性子胡闹。

一个没人管的野孩子。

侯耀华给他的评价,“他一路坎坷走来,势必嫉恶如仇。

马东经常劝他,你能不能别讨论相声界人性的黑暗了。

郭德纲说,“一个穷孩子、一个富孩子,你是锦衣玉食,天天坐着汽车上学,去澳洲留学,我是步步血泪,街上挨打受骂,今天没钱明天没饭。俩人长大以后坐在一起,这个说我小时候挨打郭德纲:曩昔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受骂,吃面包长大的说你把这个忘了吧。怎么可能忘?你是没有挨过打。”

他曾经以这么一句话自比“使我有洛阳两倾良田,安能佩六国相印。”这是战国的谋略家苏秦的话。

苏秦早年到齐国求学,拜鬼谷子为师,学成后,却并没有找到施展拳脚的机会,只能穷困潦倒地返回家中。

家人私下都嘲笑他不治生产而逞口舌之利,舍本逐末。

他十分羞愧,自此闭门不出,发奋读书,研究天下大势。

之后,他周游六国,成功说服赵、韩、燕、齐、楚、魏六国君王,以“合纵”策略一致对秦。他被推为“纵约长”,身兼六国宰相。

荣归故里之时,迎接他的仪仗队绵延数十公里。

苏秦感慨地说:“使我有洛阳两倾良田,安能佩六国相印?”意思是说,但凡我当年在洛阳有两亩田地,也不会有今天身兼六国宰相。

苏秦的境况,不就和郭德纲的一模一样吗?

当年他一穷二白地来到北京,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攒出点名气。

但凡当时主流相声界能容他一席之地,也不至于发生之后的事。

但“师出无名”,主流相声圈根本不承认他这个贸然闯进来的没有师父的野小子。

相声这条路,他走得太艰难,最苦的时候连吃顿饱饭都是奢望,那时他觉得有一次车祸该有多幸福,死了就完了。

就是这样的绝境,成就了郭德纲。

我愿意给你当狗,你不要,你怕我咬你,你非把我轰出去,结果我成了龙了。

黑灯瞎火的岁月,郭德纲点了一根火柴,然后花了十年的时间,让这个微不足道的小火苗照亮天空。

无路可走,就另辟蹊径。

千夫所指,更要我行我素。

别人不相信有人会花钱去听相声,他就一块两块地培养观众听相声的习惯。

别人说“郭德纲红不了多久”,他就培养比他更红的徒弟。

别人说“相声已死”,他就带着相声上综艺。

就算成为众矢之的,他也不在怕的。他坚持郭德纲:曩昔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给相声穿了一件新衣,以人们喜闻乐道的形式继续存活下去。

今年是他出道三十周年整,他为相声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或许不该由我们来评价。

时间会说明一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